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灣家人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想要教授抱抱

內容真的就是如題

基本上就是女主(我)情緒暴走而已_(:3」z)_



-許墨x我

-同居設定(當結婚了也行)

-女主100%OOC

-心情不好就是想要教授抱抱我錯了嗎






頭好痛,身體也是,好痛。

沒有上班為什麼還感到如此疲累?


蜷縮在床上,極度不適的你將棉被蒙住整顆頭,明明沒有發生特別難過的事,可是眼淚卻不聽使喚的流。身體的不舒服只佔了一小部分,至於流淚的確切原因你真的不曉得。


「我回來了。」

你聽見門口傳來許墨的聲音,接著是他的腳步聲,愈來愈靠近,最後在床邊停下。


淚依舊不受控,止也止不住。

你感受有隻大手在輕撫你的背部,身子僵住了一秒後,你掀開被子,也顧不得自己是不是哭的很醜,抱住站在一旁的許墨又開始哭。只是你沒像剛才那樣憋著,反而是毫無顧忌的放聲大哭。


許墨極其溫柔的拍著你的背,不疾不徐的說道,「沒事的,我在這。」

哭了也不知道多久時間,你從原先的大哭到啜泣,變成現在的吸鼻子,許墨拿了盒面紙給你好讓你擤鼻涕。


你的視線從沒離開過許墨,還有他那慘不忍睹的衣服,「對不起⋯⋯你的衣服⋯⋯」你開口向許墨道歉,後者表示完全不在意,換了件衣服出來問你感覺好點沒。


你點點頭,有好一陣子沒有像這樣宣洩情緒,現在舒暢多了,只是哭得太用力,明天眼睛估計是會水腫的。


「等下睡前稍微冰敷一下,明天就不會水腫了。」你真懷疑許墨是不是自己的蛔蟲,想什麼他都一清二楚。


心情平復的差不多,你望向許墨開口,「其實我也沒發生什麼事,可就是很想哭。」


許墨摸了摸你的頭,「也許是你這陣子壓力過大,積累太多才會這樣,有時候適當的情緒發洩是必要的。以後不管任何事,都可以和我說說的,不要一個人承擔,好嗎?」許墨的話語就像一股暖流,流進你的心頭,壞心情都一掃而空。


你露出了微笑回應,「嗯。」伸出手輕扯許墨的衣袖,「再抱抱我好嗎?」雖然已經好好哭過,但還是想要眼前人的擁抱,感覺這麼做才會完全恢復。


許墨沒有回答,直接張開雙臂將你擁入懷中,「要抱多久都可以,我的夫人。」你在他懷裡幸福的蹭了幾下,小聲的說,「謝謝你,我的先生。」


*****

許墨表情很OOC我知道
就想看他擔心的樣子嘛(つд⊂)

教授快來抱抱我!!!!




评论
热度 ( 36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