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灣家人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二十二歲


放個小小生日擺盤(??

我不想稱為祭壇ToT

雖然我遲到了 嗚嗚



-OOC有

-傘哥未死設定

-葉三歲跟蘇三歲

-傘修橙

-大概就是除了打遊戲比賽之餘傘哥也有在外接Bug工作養家之類的(??)




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氣候宜人,不時有陣陣微風吹過,讓人心情舒爽。蘇沐秋剛結束網吧的工作,收拾好自己的隨身物品,簡短的和其他人告別後,離開了網吧。

 

工作順利的提早結束,蘇沐秋也難得地漫步在回家的路途中,走走停停的看著街道上每個與他擦肩而過的人們。每個人面色從容,腳步卻匆忙。最終,蘇沐秋的視線落在公園裡一個小女孩和小男孩身上。

 

兩個小小身影的對面還站著一個年紀比他們略長的少年,少年的臉上是無比張揚的神情。好像那個誰來著……

少年語氣充滿著自信,「你是贏不了我的,再回去多練練吧。」葉修!是的,錯不了,那個驕傲的模樣和不可一世的態度,簡直跟葉修沒兩樣。

 

小男孩眼裡滿是不認輸,手裡抓著卡牌,不屈不撓地對著少年說道,「再來一次!這次我不會輸的!」

站在一旁的小女孩也為自家兄長聲援,「哥哥加油!」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巧合……這不就是自家三人平常的相處模式嗎?只是是縮小版的。想不到如此景象現在在自己眼裡看來有點好笑,但蘇沐秋還是止住了腳步,默默地坐在公園椅子上觀看。

 

「行!不管幾場我都奉陪!」少年對於小男孩的執著表示讚賞,於是兩人又再比了幾場賽。蘇沐秋觀察下來其實以小男孩的年紀來說完卡牌玩的倒是挺純熟的,只是少年比他更為熟練,結果是幾場下來小男孩終究是沒贏過少年。

 

小女孩拉了拉小男孩的衣袖,「哥哥,太陽都要下山了,我們是不是該回家啦?」沉浸在比賽中的小男孩回過神發現時間已不早,便向少年開口,「明天!明天再比!我一定能贏你的!」

 

少年將卡牌收進包裡,爽快的答應,「呵,行啊!比幾次都一樣的。」

 

小男孩輕輕的開口道,「七次……」

「什麼?」少年沒聽清楚,又問了一次。

「我才輸了你七次!只要繼續比第八次、第九次、第十次……我都還有機會贏的!」

少年聽聞爽朗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你這小鬼還真是不服輸!」他拍了拍小男孩的肩,「沒問題,不管幾次我都奉陪。」

小男孩得到了約定,開心的點頭,牽著妹妹離開了公園。



蘇沐秋起身,心想自己也差不多該回家了,不然沐橙會擔心的。在路口等過馬路的同時,紅燈轉為綠燈了,蘇沐秋才正要跨出一步,外套口袋裡的手機就響起來了。邊過馬路邊接電話似乎有點不大安全,於是蘇沐秋收回了腳,留在原地接起電話。接起不到幾秒時間就有一台汽車呼嘯而過,好在自己剛剛還沒過馬路,不然八成要被壓成肉餅了。不過闖紅燈還真是不道德。幸虧路上沒人,沒釀出大禍。

 

「哥哥,你怎麼還沒回家?」電話那頭傳來了沐橙關切的聲音。

「有點事,現在在路上了。大概……再十分鐘吧。」

「好,路上小心點。等一下,葉修!你還不能先吃,要等哥哥回來才行!」電話切斷了。

估計是葉修耐不住肚子餓想偷吃吧。思及此,蘇沐秋低頭偷笑。

等紅燈轉為綠燈後,他再度邁開步伐。

 

與沐橙和葉修共度的日子已經好久好久,久到有時候自己會以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個家庭的。自小與沐橙相依為命,身為兄長肩負起養家活口的責任。他一向很認真,並且也樂在其中。工作是他的興趣,也是他的專長。

 

遇到了葉修,這個離家出走又很自大的人。他的自信是應該的,跟他比過無數場,葉修真的是非常有實力的對手。跟葉修一起打怪或是比賽,場場勝利,兩人默契十足,完全征服榮耀戰場。

 

但這還不夠,他們的目標是登上榮耀的頂端。有葉修一起戰鬥,他相信那個目標在不久將來,會實現的。一定。

 

順利抵達家後,打開門就看見葉修,他劈頭就問,「你是上哪兒去流浪了?哥都快餓死了你知道嗎?」還沒等你開口解釋,葉修就拉著你走進家去,「好啦算了算了,人回來了趕緊開飯。」

 

經過沐橙時,她悄悄的對蘇沐秋說,「哥哥晚回家,葉修可是比我還著急。」

耳尖的葉修聽見了,「沐橙你別亂說,我是急著吃飯好嗎。」

「好好好,吃飯了!」

 

在餐桌上,蘇沐秋說起了今天在公園看見的景象,簡直跟自家三人沒兩樣。蘇沐橙聽的呵呵笑,直說好可愛。葉修說,「那少年年少有為啊,就像我!」

蘇沐秋一口飯差點吐出來,「咳、咳……」沐橙見狀伸出手輕拍蘇沐秋的背部,「還好吧?」

蘇沐秋道了聲沒事。雖然有預料到葉修可能會說這種話,但是實際聽到還是讓人覺得他臭不要臉的。可又沒法反駁,只好無言以對。

「瞧,沒人反對吧?當你們默認了。」葉修夾起了一塊特別大塊的肉準備塞進嘴裡,「那是我看中的!」蘇沐秋以筷子擋下了葉修的動作。

「光說不動,不算數!」葉修掙脫了筷子的控制,打算直接快速的將肉送進口中,蘇沐秋放下筷子抓住了葉修的手。兩人在空中僵持不下,誰也不願放棄那大塊肉。葉修手痠了眼看肉就要掉下去了,好在沐橙眼明手快的接進碗中。

 

「接的好!」兩個搶肉的男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兩個都二十幾的大男人在餐桌上學小孩搶玩具似的搶什麼肉?飯我煮的,我吃。」沐橙語畢就把大塊肉給吃了,兩個男人只好摸摸鼻子默默的扒飯,誰叫煮飯的人最大呢?兩人可不想沒飯吃。

 

晚餐用畢,蘇沐秋原先想幫忙洗碗,卻被沐橙給趕出去。無奈他只好跟葉修坐在客廳中閒聊。

 

在廚房的沐橙拿出蛋糕,插上了蠟燭,把燈給關掉。瞬間的黑暗讓客廳的兩人話題打住。

「嗯?我記得我水電費有準時繳啊,難不成是燈泡壞了?」

「你腦子才壞了。」葉修指了指廚房的方向。

蘇沐秋轉過頭去,看到沐橙捧著插著蠟燭的蛋糕朝他走來。蘇沐秋才驚覺到原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啊!因為出門工作所以也沒去注意到日期。

葉修接過蛋糕放置在桌上,「怎麼只有一根有火?」蛋糕上的蠟燭有兩支,卻只有其中一支有點著。沐橙拿出打火機晃了晃,「沒油了。」

 

「早說嘛!我這兒有!」葉修熟練的在蠟燭上點火。

沐橙開始拍起手清唱,「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她用手肘頂葉修,示意他跟著唱,葉修吐了一口氣,才甘願的拍起手含糊地唱了起來。說真的,沒仔細聽根本聽不出來葉修在唱些什麼。其實,認真聽好像也是差不多的。

 

待(主要是沐橙唱的)生日快樂歌唱完,葉修催促著蘇沐秋趕快許願,他等著吃蛋糕呢。沐橙嫌他吵,要他安靜點,葉修才消停些。

 

蘇沐秋看著在燭光搖曳下照亮的兩張臉孔,認真的許願。

他的願望無非是希望他所重視的人都安好,以及跟葉修一起登上榮耀頂端。

他吹熄了蠟燭。沐橙將電燈給打開,客廳又變得明亮起來。如同葉修走入他們兄妹的人生中那樣,燦爛了好幾年,至今是,未來依然是。

最後一個願望⋯⋯好像有沒有許的必要。其實已經實現了。他有家,有愛他的人,每天回家都有他們在,這是最幸福不過的事了。

 

「哥哥/沐秋,二十二歲生日快樂。」

 

至於葉修為什麼要嚷嚷吃蛋糕呢?絕非是他喜歡。因為那蛋糕是被沐橙逼著一起做的,他不想給蘇沐秋知道,多難為情啊!還是趕快把證據消滅比較安心。


年少有為的葉修全然忘記證據消滅了人證(蘇沐橙)還在呢~



*****

我要打破永遠十八歲的魔咒!

傘哥生日快樂我遲到了嗚嗚!!全職裡除了喜歡葉修外最喜歡的就是你了!!!你永遠活在葉修的榮耀裡,也活在我心裡。

就像我朋友說的,我願相信平行世界裡,你和葉修還有沐橙三人都過著如此平凡且溫馨(吵鬧幼稚)的日子。

與此同時你也正與葉修在一步一步地往榮耀頂端邁進。

那個舞台上至始至終不會只有葉修一人,還有你,蘇沐秋。

二十二歲生日快樂。

评论
热度 ( 9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