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灣家人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有你真好

-給朋友的生日賀文

-許墨x她

-第二人稱

-OOC我的





你特別討厭生日。

小時候也許對於生日還是滿心期待,跟家人一起唱生日快樂歌、吹蠟燭、吃蛋糕、拆禮物……等等。越接近日期就越雀躍,巴不得每天都是生日,天天有禮物拿、有蛋糕吃,多好!

 

但是不知從何開始,過生日對你來說代表又在這個荒謬的世界裡多度過一年,積累的疲憊也是又一年。隨著年紀增長,心境變化除了無奈還有更多的無力感。看著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車潮,自己只不過是地球上一隻螻蟻,微不足道,死也……不足惜吧?

 

但是呢,說到底還是沒有那個勇氣自我了斷,所以至今仍苟延殘喘地活著。

日復一日,每天都祈禱著各種意外來讓自己解脫。

要是身邊的朋友知曉你有這種想法,肯定都會大吃一驚。畢竟你平常的行為舉止看起來是如此的平靜,感覺像是跟這些負面想法完全無緣的。

 

可是啊,這世界究竟有誰是能夠真正完全的了解他人的內心世界?怎麼可能。你對感同身受、將心比心諸如此類的詞感到嗤之以鼻。除非會通靈才有這個可能性吧?要是有人能夠洞悉別人的想法,那一定很可怕。而且有哪個人在知道自己的黑暗面還能夠全然接受的?又不是聖人,有那麼大的慈悲心。

 

話雖如此,心底深處還是渴望著、渴望著有誰能夠聽到自己在黑洞裡的求救聲。你坐在一片沒有任何光的地方,閉著眼和張開眼,什麼都看不見,全是漆黑。你伸出手,抓住的只有空氣。

"不要讓我獨自面對黑暗,拉住我的手,別讓我被它給吞噬。"即使看不見你也能清楚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斷地在往下沉,沉沒的速度很快,很快地你的下半身都沒入了無形的黑沼中,你沒有掙扎,任憑著自己被吞沒。

我的人生是不是——沒有希望了。心灰之餘你正要將高舉的手給放下,倏地指尖那端傳來了溫度,一點一點的,整個空間開始有了光亮。

 

「小傻瓜。」這道聲音響起的同時,面前出現了一個人的身影。

他的臉上掛著的不是你以為的嫌棄或不悅,而是溫柔至極的表情,其中還帶著些許無奈。你的手被他給牢牢地牽緊,好似他永遠也不會放開。

 

他奮力一撈,將你從黑暗中給拉出來。

你盯著他的容顏,久久無法開口。

"許墨、許墨。"你在心中呼喊了他的名字無數遍。

 

你還沒有發聲,他便開口,「我在。」許墨僅僅兩個字就能帶給你莫大的安定。你朝他靠近些,擁住了他。靠在他的胸膛上聽著他規律的心跳聲,此刻的一切是多麼的寧靜祥和。

 

許墨輕拍你的背,「在我身邊你可以放慢成長。」其實許墨的陪伴早就讓你停止成長了,滿腦子只想一直依賴著他、被他給捧在手掌心上珍惜。

「傻姑娘心情好點了嗎?我們回家給你過生日。」你鬆開了手,對他點點頭。他笑著再度牽起你的手,十指緊扣,你們一起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自從你的世界有了許墨的出現,你的不滿也好、不安也好,都在與他共度的時光裡慢慢地被消磨殆盡。他明白你所有的不完美,也接納你的所有缺點,不是因為他是聖人,而是因為他是許墨,那個世界上對你最好最好的許先生。

 

「生日快樂,我的小傻瓜。也許你的出生並不只是因為我,但我的存在一定是為了與你相遇。」這句話若是出現在平常看的書籍裡,你肯定會認為十分老套甚至油膩。但是換作是許墨的話,以上形容詞都不適用,嗯,一定是說的人的關係。

 

許墨就是在你最低潮時出現的光芒,溫暖又耀眼。活著的辛酸不會減少,但是他就是你的避風港,難過時可以投入的懷抱。原先了無生趣的人生好像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還活著,真好。身邊有許墨在——真好。

 

你對他露出了一天當中最燦爛的笑容,「很高興遇見你,許先生。」

現在發覺其實過生日也不全然是壞事,還挺好的。你看著許墨細心地替你切蛋糕的專注神情如此想道。

 

衷心的謝謝你能夠進入我的生命裡,我最喜歡的許先生。



*****

雖然說過了日期也過了不過還是生日快樂!!!

有超過一千字喔!!誠意夠的啦(自己說

好好期待我的禮包嘿o(〃'▽'〃)o

以後繼續一起朝廢物之路跟許先生的心之路(?)邁進~

评论
热度 ( 6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