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灣家人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欠布丁,意無悔

我就喜歡亂取標題


-李澤言x你

-七夕的場合

-OOC是我的,布丁也是我的




牛郎織女是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也是七夕情人節的由來,距離這個節日也剩沒幾天,其實你特別好奇李澤言的七夕願望,於是你在例行的企劃報告後向李澤言提起。

你原先以為他可能沒聽過牛郎織女的故事,沒想到他能把大概內容給講出來,你便順著話題問了他感想。


他的眼裡毫無波瀾,甚至沒抬眼看你,微微啟唇,「很蠢。」對於這段讓後人傳頌的愛情,李大總裁就只給出了兩個字。雖然你已預料到答案不外乎是他平常說的那幾句,卻還是期望著別的回答,事實證明期待越大失望也越大。


你想反駁這個傳說的重點在於兩人讓人為之動容的愛情,可是都被李澤言用更有理的話語給堵住了,辯不過他的你自動閉上嘴。

一點都不懂得說話的臭直男!好啊,七夕我自個兒過去!你氣得轉過身背對他。


他沒漏看你轉身前臉上的失望之情,嘆了口氣,「笨蛋,你是要期望我說出什麼答案?我不是牛郎,妳也不會是織女,我們沒有一年只見一次的禁令。」見你依然沒有要面對他的意願,他繞到你面前,看著你憋屈的小臉,可愛的讓他想笑,理智叫他要忍住,不然等會兒你肯定要炸毛了。


李澤言微彎著腰與你平視,「七夕一起過?」
你撇過頭去,「不要。」
「真的?」他又再問了一遍。
「對!」你仍堅定著這個回答。
你氣鼓鼓的模樣像極了一隻小倉鼠,終於他還是忍俊不住笑了出來,你見狀果然如他所想,氣得粉拳作勢要打在他胸膛上,卻被他一手給捉住,「你已經失去反悔的機會了。」李澤言的臉過於靠近,你能夠感受到他的氣息、他的呼吸,他的一切⋯⋯都如此的貼近自己。
一顆心臟能夠承受的最大心跳數值是多少,你不知道,你只知道自己的心臟此時是為了眼前這個男人而如此躁動不已。



你試圖掩飾自己內心的慌亂,「你⋯⋯獨裁、你專制。」無奈你的氣勢銳減,在他面前所有反抗都是無效的。
李澤言沒有否認,平常總是毫無波動的撲克臉現在卻充滿著柔情,「嗯。不過⋯⋯」你知道他這副模樣只有你看得見,他也只會對你一個人展現。
他很喜歡看你因為他的一舉一動而感到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傾身貼近你的耳邊輕聲說道,「我只制你。


轟地一聲你彷彿聽到心跳快到爆炸的聲音,你一把攀上他的脖子,埋在他的頸窩處,「你究竟上哪學這些奇怪的話⋯⋯」

「你平常放在架上的總裁小說。」
「啊—你竟然偷看!」你輕敲他的背以示不滿。
「我正大光明,是你笨沒發現。」
「⋯⋯不想跟你說話了。」話雖如此你的手卻依舊勾著李澤言不放 。


李澤言低低的笑了,他站直身子,同時你整個人也是瞬間騰空往上升,他的雙手托住你的腰以防你跌下去,你現在視野比李澤言還廣,眼中卻只看得見他一人。

他凝望著你,口中吐出再熟悉不過的的兩個字,「笨蛋。」單從字面上來看就是個罵人的詞,但是搭配不同語氣、眼神又有了不同的意思。好比說剛才的笨蛋,目光柔和,聲音也比平常放軟許多,是實實在在的寵溺啊。


也許曾經憧憬過牛郎織女的愛情或是小說裡羅曼蒂克的劇情,但是呢—果然還是李澤言,他就是自己心目中最想要的愛情。

你對他露出了一個頑皮的笑容,低下頭與他額貼著額,「你又欠我好幾個布丁了。」
「不管多少都做給你。」他仰起頭湊近你的唇,把所有的溫柔都交付於你。


原先想問出口的七夕願望老早被你拋諸腦後,也許你在不久後翻開那份需要修改的企劃書中會發現那張,你塞給他的許願籤上面寫著:「執子之手,夫復何求。



*****


好欸沒了

欠布丁是我自己設定悠然不滿一直被喊笨蛋,強制要求李澤言跟她約定講一次就要做一個布丁給她。

大概一天下來就欠了好幾個wwwww負債(布丁)的男倫

朋友看了之後說 才好幾個?是好幾百個吧XDDD我有想要打好幾百個啦可是怕太浮誇就作罷


然後下面一張沙雕圖
在他微彎著腰,攬住李澤言脖子然後他站直身子那段(幹
華銳最高貴的直升機要起飛囉(被撤資

评论
热度 ( 5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