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灣家人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在我眼裡,你就是最好的。

原先是寫給朋友的,因為她衰,給老師指定參加比賽

結果呢結果呢,問起比賽結果,她跟我說她跑去跟老師吵架,然後吵贏了不用比,然後……沒然後了!我都打了一半才說沒比了,這個小王ㄅ……沒事

反正打都打了唄ಠ_ಠ哼



-校園設定

-白起x你

-已交往

-OOC可能 


 

學校最近很常舉辦活動與比賽,而這次的演講比賽,每班都要派出一位代表參賽。想當然班上自然是沒有人自願,老師說由他決定。因為你在校成績優異,平日表現也不錯,於是指派你去參賽。你無法拒絕,你知道你沒辦法的,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賽前準備非常的重要,你必須得利用課餘時間去找資料,並且獨自整理出來。

你在先前就已經告知白起會有好一陣子沒辦法跟他一起回家了,連假日也不大能出門逛逛。

 

你一手翻閱著手上的書本,一手拿著筆抄寫重點。寫了好幾頁後你停下筆,看了一眼手機螢幕,待機畫面是白起的相片。通知欄上是白起的訊息,提醒你別太累也不要太晚回家,很危險。

心裡湧上一股暖意和酸澀。這幾天在學校碰見都沒能好好講到話呢……感覺非常寂寞。

 

你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窗外早已經是夜幕了,一不留神就這麼晚啦,之前可沒這樣呢!今天還是就到這吧,圖書館差不多也該關了,能待到這麼晚也是老師特別通融的。

你將桌上的東西收拾進了背包,拿出鑰匙鎖門,離開圖書館。

 

學校走廊上只剩一點微微的燈光,雖說你不是特別怕黑的人,但是在這麼安靜的環境下難免還是有些可怕。你抓緊了肩上的背包,快步走出校園,快到校門口時你才鬆了一口氣,隨即又警戒起來,門口旁有個人影。

 

好恐怖……怎麼辦!

你站在原地躊躇了好一會兒,不管了耗在這也不是辦法,乾脆直接跑回家吧!你護住包包開始死命地往門口跑,結果在接近校門外不遠處,你被自己的腳給絆倒了,可是卻沒跌在地上,反而跌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怎麼這麼不小心?萬一受傷了怎麼辦。」

「……學長!」看到對方是誰你緩了緩口氣,剛剛心臟好像真的差點要停止了。

白起依舊抱著你,「我去你家看過發現你還沒回家,我想你肯定還在學校。」

「比賽快到了,我怕準備不夠,沒注意時間就弄到這麼晚……」

 

白起輕嘆口氣,溫柔的摸了摸你的頭,「不要太勉強自己。」你微笑說好,他牽起你的手,「走吧,我送你回家。」

 

 

回家的路上你一個勁的說了好多,白起靜靜地聽著,不知不覺便走到你家門口。

停住腳步,他轉身面向你,「比賽加油,結束我帶你去吃好吃的。進去吧,我看你進家門我再走。」

你走到家門前,又回頭看了看白起,舉起手,「學長,明天見!要平安回家哦!」

對方回以一個微笑,「嗯,明天見。」

 

好,明天也要加油!比賽完就可以放鬆了!給自己信心喊話,你才進了家門。

白起看見你雙手握拳像是給自己打氣般的模樣,甚是俏皮,他悄悄的把這幕印在腦海中,又多看到你可愛的一面,真幸運。

 

***

 

在那之後,一直到比賽的日子,不管你在圖書館待得多晚,白起都照樣陪在你身旁。這舉動是引起不少學生的側目,但在白起充滿銳氣的目光下,沒人敢出聲。你問過白起這樣一直陪著自己會不會覺得很無聊,後者搖頭,「沒事,看著你就不無聊。」聽到這個回答讓你不禁紅了臉,只好故作鎮定繼續寫自己的講稿。

白起看你臉色不太對勁,還以為你是不是太累弄壞身子了,伸手就要往妳臉上摸去,「學、學長,我沒事的!」再三保證後,白起才又乖乖地坐回座位繼續當個盡職的陪讀。

 

***

 

好不容易撐到演講比賽的當天,排在你前面的選手一個比一個唸的還要好,原先緊張的情緒加上壓力,讓你的精神緊繃到極點。輪到你之前,緊張就會胃痛的毛病又犯了,好在過程中還是順利的將講稿給唸完,即使比預計的還差強人意,但總算把老師給交代的任務完成了。

 

一下台就看見白起在台下等著你,「學長,我終於比完啦!」你揮舞著手裡的講稿,開心的向白起報備。

你在台上想不注意他都難,你演講完畢,整個場裡鼓掌最大聲的非他莫屬了。



「辛苦了,你講得很好。」得到白起的稱讚,你笑得合不攏嘴,「正好比賽結束時間也早就放學了,今天可以提早回家,順道去別的地方溜達溜達!」

 

白起牽起你的手,認真地打量你,「剛才在台上,又胃疼了吧,現在感覺怎麼樣?」學長觀察的真仔細!不過現在似乎……你摸了摸腹部,「在台上原本還疼的,看到學長就不疼了!」幾番確認過後,白起才放心地牽著你一起走出校門。

 

此時已是太陽西下,晚霞的光將你們兩人的影子拉的好長好長,出了演講廳,你就特別安靜,都沒再開口說話,你呶呶嘴,「其實,我覺得我在所有人裡面,講得特別差……查過了很多資料,稿子也找過老師修過好幾遍,可正式上場還是——」

 

「沒有那回事。」白起打斷了你繼續自責的言論,牽你的手收緊了些,你抬起頭,對上了白起清亮的眸子,「在我眼裡,你永遠是最好的。」你明白白起說的話並非出自於安慰,而是出自於真心。

你露出了近幾日來最燦爛的笑容,「嗯!學長在我心裡也是最好的!」看到你的笑臉,白起耳根子都紅了。此時一陣咕嚕聲打破了現下美好的氛圍,「一放鬆下來,肚子就餓了。」你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接著你們相視而笑,白起眼中盈滿了笑意,「走吧,先前答應你,要帶你去好吃的。」你隨著白起再度邁開步伐,今天最高興的事莫過於被白起肯定,學長真的很溫柔!白起是自己在世界上最好的學長——也是最喜歡的人了。

你打從心底這麼想。



***


小插曲(?)


韓野邊滑著手機邊在筆記本上東寫寫西寫寫,上面寫了好幾家評價不錯的餐館,韓野樂陶陶的哼著小曲子,正開心著。老大昨天問了我有沒有推薦的好餐館,太好了!老大終於想起我這個小弟,要跟我一起吃飯了!


啊現在可不是顧著開心的時候!得再多找找幾家給白哥好好選選才行。


***


好的,先來為我們韓野小弟默哀個幾秒……

時間到。(๑•̀ㅂ•́)و✧


***

順便附上這個小兔崽子。




***


其實想蹭個打氣嗚嗚又覺得要是沒發個什麼東西會沒人理ry

最近趕許墨生賀稿(當然收錄在本子裡還是要經過審核的,雖然感覺是不大會上……還是想寫)有點焦慮……


總之,祝自己好運,能順利完稿,我愛許墨!!!(大聲)


评论
热度 ( 8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