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沒有你的世界

-許墨x你
-OOC可能有
-是刀子
-一點點九章最後的劇情

許墨一大早就去了拾光巷的花店取預訂好的花束。

「許教授早啊,來拿預訂的花嗎?」花店老闆一見到許墨便熱情的打招呼。
許墨微笑點頭,「對,麻煩您包的漂亮一點。」

「沒問題!」老闆進去店裡不到五分鐘就將包裝好的一束勿忘我交給許墨,「現在正好是勿忘我的花期,開的可美了!許教授這是要送給”重要”的那位吧?」

許墨笑而不答。

取好花後,許墨在前往目的地的路途中經過了不少地方,不管哪裡都有你們倆的回憶。

在遇見餐廳裡不曉得吃過好幾回的飯,朝聞路上的警察局、咖啡廳、健身房,還有在新光百貨一起逛街買菜,聽著你挑食吵著要吃某道菜的任性模樣……思及此許墨忍不住笑了出來,那樣的你真的非常可愛。

再往前走就是地鐵站,你每次下班總是一副隨時都要昏倒的狀態,所以許墨都會牽著你的手,穩穩地站在你身旁讓你靠著休息。

接著是金融街,你的公司就在這裡,許墨再熟悉不過。他能不加班就不加班,因為他想跟你一塊兒下班,聽你今天在公司發生什麼事,即使是再普通的小事,光看你說話的模樣他都覺得開心。

「你別跑!」
「看我的超人拳!」
耳邊傳來了小孩子的嬉鬧聲和許多人的交談聲,原來已經走到公園了。
許墨轉了個方向,不如……直接順道去孤兒院看一看吧。仔細想想實在是有段時間都沒再拜訪。

院長老遠看到你就立刻出來迎接了,後面還跟著一群吵吵鬧鬧的小毛頭。
「大哥哥你好久沒來啦!」
「好漂亮的花啊!是要送給誰的呀?」
「當然是之前的大姐姐啊!大哥哥你說對不對?」
「大姐姐今天怎麼沒來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繞著許墨說個沒完,許墨只能蹲下身摸摸他們的頭,「大姐姐很忙,有機會我再帶她過來好嗎?」

話一說出口他們不約而同露出落寞的表情。「咦……可是上次也是這樣!」其中有個小朋友失望的嘟嘴不滿的咕噥。許墨對這個小男孩特別有印象,他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黏著你,連你們牽手也非得要擠在中間不肯走。

「大姐姐有交代我要跟你說她很想你。」
他的眼神閃爍,仰頭望向許墨,「真的嗎?」
「真的。」

院長拍拍手,「好了好了你們都別吵了,大哥哥還有事情要辦,之後還會來的,跟大哥哥說再見!」許墨朝院長投出一個感謝的眼神。

大家很聽院長的話,不一會兒就安靜下來,「你們要乖乖聽話知不知道?我還會來的。」他們很大聲回了知道!便笑著跟你揮手說再見。

道別了孤兒院,許墨終於抵達了你在的地點。
「抱歉讓你久等了。」你搖搖頭,許墨在你身旁坐下。這裡是你小時候與許墨相遇的樟樹下,它歷經十幾年甚至更長時間的風吹雨打,依舊屹立不搖的站在這。

風吹動樹葉,颯颯作響,許墨的頭髮隨風飄揚,光影也隨之擺動,那畫面煞是好看。

許墨摸了摸放在膝上的那束勿忘我,「今天我也在路上經過了很多地方,到哪都有你的影子。像是遇見餐廳,又準備推出了你很喜歡的提拉米蘇,之後出了我再帶給你。」你開心的頻頻點頭說好啊好啊。

「同事說最近菜又要漲價了,看來等會兒一定要多買一點放著。」
「不要買青椒喔!」
許墨停頓一下才又開口,「你挑食……我不會買青椒的你放心。」許墨有特別列了一條清單,上面寫著你討厭的食物,看久了老早記在腦海裡。

「剛剛我還有去趟孤兒院,他們很想你,尤其是那個小男孩,叫……」許墨努力回想著,畢竟孤兒院小孩多,來來去去的,名字著實難記。
「郡郡!」
「對了想起來了,叫郡郡對吧。他真的很喜歡你,我有告訴他你很想他,他聽到你還在忙,一臉失望。」許墨像是又想到那場景,嘴角微微上揚。

這笑容只維持了短短幾秒,「所以……你什麼時候回來?我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還想你,更想要緊緊抱住你。」你臉上的表情一瞬間僵住了。許墨的眼神沉重的看著你── 不,正確來說是穿過你,看著你身後的墓碑。

那正是你自己的墓碑。
你早就在一年前死於一場車禍意外。

許墨握緊拳頭,想壓低聲音卻忍不住哽咽起來,「我好想再跟你一起去遇見餐廳吃飯,一起買菜,等你下班、聽你說話,一起搭地鐵回家。」明明是聽起來如此簡單的幸福,為何這麼難辦到?

你看著他顫抖的肩想伸手觸摸他,但徒勞無功,因為你根本碰不到他絲毫。
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從許墨的臉龐滑落,此刻的他彷彿和許久你曾見過的夢境重疊。那個下著滂沱大雨,雙眼無神的他,臉上分不清是雨還是淚。

「為什麼要用相同的方式教會我何謂心痛……」如果可以選擇死亡方式你絕對不會選車禍,許墨的雙親去世原因也是車禍,沒想到自己也是……

許墨在所有人面前偽裝的很好,大家都認為他已經調適過來,卻沒人知道他常常睡眠中斷,無數次的醒在沒有你的世界。好幾次想放任自己永遠沉睡在有你的夢境,可是往往會被突然出現的車禍畫面驚醒,然後痛哭失聲。
自此你離開後,有你的夢境只剩黑白兩色,再也無其他色彩。是的,在遇到你之前也是一樣。

他每天買花,去你們去過的每個角落,追尋著你的身影,期待能在哪處又能看到你掛著燦爛的笑臉朝他喊聲許墨。
重複這些舉動日復一日,這一年來,從沒停止。最後總是抱著無以復加的痛苦和思念回到沒有你的家。

勿忘我的花語是永恆的愛,可是現在對許墨來說,是永恆的地獄,永遠觸摸不到你。

沒有你的世界,簡直生不如死。

*****

對就這樣沒有了(´°̥̥̥̥̥̥̥̥ω°̥̥̥̥̥̥̥̥`)
朋友有提供其他結尾方式
1.許墨內心徹底崩盤,自己捏造幻覺騙自己女主沒離開
2.許墨熬了一年,身心俱疲,決定去女主那(雖然自己也覺得這個狀況極度可能發生,可是我下不了手嚶嚶T-T)

所以 就乾脆停在這了……


评论 ( 4 )
热度 ( 7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