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不定時更
智商出走

頭貼FROM虐虐

許墨我老公,707跟流星媽幾天使
主傘修/そらT/スズそら/甘党/青黃/傘修

/恋与F4|婚礼小剧场|我终于如愿以偿嫁给了你/

宋鹿:





*文中会出现女主的官方名字【悠然】,避雷请退让。
*本来是想写你嫁给了别人的,但是想想我还是要为野男人们保留住男主光环才对啊emm。
*以后考虑写个逃婚剧场,但要看看天时地利人和了。
*恋与新郎团祝您观赏愉快~




-




【周棋洛/你比星光还要璀璨】




周棋洛在门外着急踱步地等待着安娜等一众伴娘团们为你传递来的信息,目光紧盯着木门貌似是想从里面看见哪个心上人。经纪人欣慰地拍了拍金发男孩的肩膀,感叹地说道:“没想到一晃三年过去了,你还没跟她公开交往就先宣布了婚讯!棋洛还是长大了啊。”




周棋洛敬重地向经纪人点了点头,想到他这么久以来对自己的栽培照顾还有对与你这段恋情的帮助支持,感激地鞠了一躬:“一直以来都辛苦您了,我和悠然…会不辜负您的期待,好好在一起走下去的。”




“那就好,那就好。你今天可是新郎,哪能给我鞠躬啊是吧?快去快去,别让悠然等急了。”经纪人偷偷地在背后抹了一把眼泪,像是看着孩子离开自己身边一样的复杂心情在心里头翻滚,推着西装革履的周棋洛往伴娘团的方向走去。




“你们在聊什么啊?这么热闹。”你腼腆地在顾梦的鼓励和搀扶下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那一身洁白的拖地长裙是周棋洛特意为你挑选的“梦寐以求的婚纱”,他笑着跟你说这样你就是他“梦寐以求的新娘”了。




你虽然笑他幼稚,但这身婚纱配上周棋洛的白西装真的是难得的绝配。你有些不好意思地在安娜他们的簇拥下被推搡到了周棋洛的面前,不好意思地看着周棋洛失神而且目不转睛的打量。




“怎么了…不好看吗?”你忐忑不安地看着周棋洛,那双漂亮的蓝色水晶眸里闪烁着惊艳和爱慕的神采。周棋洛一把抱住面前从今开始就要属于自己的你,依恋地蹭了蹭你喷了淡淡香水的脖颈,“好看极了,我的小仙女就要成为我的新娘了,我觉得好开心。”




你燥红了脸地想要推开周棋洛,却没想到他并不介意跟还未拜堂成亲的你在众人面前拉拉扯扯,所以你也只能无奈却甜蜜地回抱住他,“…说什么傻话,我早就是你的新娘了不是嘛…”




“对呀,薯片小姐。”周棋洛在一众热闹观众的起哄中占有地将你凹凸有致的曲线全都压在自己怀中,不顾你娇艳欲滴的唇瓣上涂抹了化学品的口红,吮咬着身下美人令他缴枪投降的毒药:“你早晚都会是我的新娘。”




【白起/我爱了你六年】




“白哥,你拿枪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手抖,你喜欢了悠然姐这么久才娶到她可不要临阵退缩啊!”活蹦乱跳的韩野看见白起在牧师的宣誓下正要为面前披带白纱的你戴上情定一生的婚戒时居然犹豫地下不去手,忍不住鼓励性地在肃静的婚礼现场大声叫嚷了一句。




“闭嘴!”白起一个斜视刀眼就把耍宝的韩野秒杀到了地缝里去,即使是深呼吸了好几次依然不敢相信面前朝思暮想的人儿会和自己进入神圣的教堂结婚,在交换对戒之际他还是忍不住看着面带笑意的你重复地问道,生怕哪个环节会出差池:“你真的决定嫁给我了吗?戴上我亲手绑住你的戒指之后,你就一生都不能反悔了。”




“好啦学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你娇憨地朝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你的白起嘟嘴,即使是有着薄纱的阻碍白起依然能看见爱人绝色倾城的容颜,“我不嫁给你还能嫁给谁?除非你不要我,不然我就一辈子都缠着你不走了。”




白起为你戴上命定终生的戒指的那个瞬间,你也完成了自己这辈子最大也是最幸福的愿望。现场顿时爆发出如同沸水般的剧烈掌声,白起低头隔着白纱吻上了你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细细缠绵,在那个时间中天空爆发出巨大的烟花,那是白起专门为你准备的稍瞬即逝的美。




“我觉得这一切都很不真实,所以我才会这么犹豫你知道吗?我爱了你六年,你却什么都不知道,在以前你还从来都没看向过我一眼。我怕你会消失,所以我不打算给你后退的机会了。”




【李泽言/只要我能认出你就好】




魏谦看着自家总裁坐在椅子上还要假装冷静地摆了好几个腿部姿势,为李泽言这个无所事事的新郎官跑腿了整整一个月来打理婚礼现场以及细节的冤枉顿时如同潮水把他推向了不可置信的深渊——分明是总裁要娶老婆为什么他这么气定神闲我却要给他做牛做马!虽然这有三倍的工资提成是对啦但是他这样被悠然看见了不就得闹着退婚了吗!这个置身事外的老公要来有什么用!




魏谦只敢心里吐槽地站在一旁看着李泽言不停地拉开衣袖看手表的动作,酝酿着李泽言应该是在等待婚礼入场便打算告诉他时间,一个不经意的撇眼看见你躲在门口转角处急忙对他做了个噤声动作指向李泽言。




魏谦心领神会地悄悄退了出去,当沉浸在想象着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李泽言回过神来时,明亮的双眸已经被调皮的你从背后蒙了起来。




“都快结婚的人了怎么还怎么幼稚?”李泽言叹了口气地抚上你白滑的手背,摩挲着上面突出的节骨。“什么嘛,这么快就猜到了,没意思。”你撇着嘴从李泽言手心的包裹里抽离,却被李泽言拉着婚纱上面的系腰绳扯坐到了他的怀里不得动弹。




李泽言将你的碎发别到耳后揪了揪你的耳尖,“我不是猜到的,是闻到的。我给你用的是我挑的香水,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你娇憨地将粉拳砸在他的胸口抑制不住甜蜜地撒娇道:“好你个李泽言,又不是就你一个人认得出我。”




李泽言握住你粉嫩得像是新生婴儿一样的小拳头,放在嘴边亲吻摩挲:“但是你要嫁的人是我,所以说能认出你的人只有我一个就足够了。”




【许墨/掀起你的盖头来(妈的怎么有点俗气??】




“好啦,乖乖闭上眼睛,我要掀开你的头纱了哦。”许墨笑着在众人的起哄下为你戴上了婚戒后进入了跟嘉宾们一起娱乐你的行列来,你撇了撇嘴手上拨弄着许墨西装最下面的衣扣嘟囔道:“哪有掀头纱要闭眼这个规定的啊…你就爱骗我…”但你还是乖乖闭上了眼睛,纠结地听着耳边强烈而明显的惊呼声。




“许墨快点上啊!拿出点新郎的风度来!”不知是谁醉汉似地喊了一声,你在朦胧透明的黑暗之中拿不透许墨心里的主意。你刚想急急忙忙地摇头让许墨不要听他们的胡说八道,轻微的风声划过面前在你的唇瓣上旋转而落一个缠绵温柔的轻吻。



你睁眼之时许墨那细长的睫仿佛要扎进你的眼底,他浅淡粽眸里的笑意和满心是你的倒映让你无法拒绝地沦陷在他的深情漩涡之内。他湿润的长舌直驱而入,搅动得你的口腔灌满了许墨独特的津液气味。



许墨和你一同被笼罩在这薄薄的轻纱之后,全世界的喧闹仿佛都与相爱的你们无关。他的长臂揽住你盈盈一握的细腰将你圈在怀中,让你心生这场婚礼只需他一人捧场出席就以足够的归属感。




“以后,接吻要记得伸舌头。”许墨伸手点了点微张的舌尖,看着你窘迫的模样也软了心舍不得欺负你。安娜在一旁起哄地拍了拍许墨的肩膀,看着他唇上沾染了今早安娜亲自为你涂上的口红,忍不住打趣道:“我们的新婚夫妇说些什么悄悄话呢?看看你这一副满足的样子今晚可得少点折腾我们悠然啊!”




众人心领神会地大笑起来,看着你脸红地摆了摆手想要解释,许墨一把拉住了你的手十指相扣地贴在自己的心口处摁了摁:“我哪舍得。能娶到她是我的福分,要折腾也是她折腾我才对。”






—Fin—


许墨篇点梗@蒹葭
我觉得写得最温柔的就是许墨的了orz.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会看见,打算开辆新婚车,你们可以从里面挑梗,如果没人回复我就自己挑啦。感觉哪个都可以,但是对洛洛小天使实在是下不去手/捂心口。

评论
热度 ( 284 )

© 許若雪@方向感遺失 | Powered by LOFTER